且听风吟

风吹过的,路依然远

Hey,哥哥,生日快乐❤
我总是相信每个演员和他的角色有着相通之处,所以看到景琰身处低谷却不改执着,阿诚历尽波澜却还是细腻温柔,熏然自始至终对身边人的细心呵护…那么多优秀的角色,我相信,你一定如他们般,出类拔萃
何其有幸,爱上这么优秀的你
当演员朋友的歌迷又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❤
多想和你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怀大笑
多想和你在自由自在的空气里吵吵闹闹
又多想和你去看天涯海角
“爱是细水长流”
是啊,等到风景都看透,我们依旧陪你看细水长流
我们的爱永垂不朽💖

阳光的光亮总是让人无可遏制的想靠近
就像见惯了生死的刑警可以在阳光下晒去一切阴郁
就像他们都可以敞亮的活在阳光下
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怀大笑
在明媚里打打闹闹

2016.7.16

故景旧事

雨又飘了起来。

车在路上不慌不忙的行驶,远处山色空蒙。大片的云烟缭绕于山间,雾气弥漫一片。隐约间,似乎能看见山间茂盛的茶园。

就这样,我们来到了绍兴。这片黄酒飘香的土地,是属于鲁迅的。

都说鲁迅是一名战士,以笔为枪,不断地用他的文字抨击旧社会,揭露中国丑恶的一面。可这看似冰冷的笔,却也有着柔情的一面——这份温柔,是属于故乡的。

瓜地里的闰土和猹,社戏台下连成一片的乌篷船,过年“祝福”时的盛大场面,还有百草园里的美女蛇、纠缠不清的滕蔓和冬季厚厚积雪上鸟的脚印……

大概每个人对于故乡都有一份特殊的眷恋。在故乡面前,我们永远是个孩子。

三味书屋的牌匾仍旧高高的挂着,学堂里的书...

2016.7.15

三逢杭州

今天难得的晴空万里。

江南的晴天可爱极了。白云不疾不徐的飘着,或是大朵大朵的聚集成团,或是薄如丝缕。他们高低不尽相同,在澄澈如水的天空中,它们便极富层次感。这忽而让我想起了北欧——那片号称最接近天空的土地上,天幕同样如此清澈、广阔。只是江南的乡间盛夏,比那儿又多了几分绿意和蓬勃。

车子渐渐驶进了乌镇。

如果说西塘是一个繁华的集市,甪直是宁静的小桥流水人家,那么乌镇就应该是二者并存。这里的道路并不多么纵横交错,一面是笔直而窄的小巷,两旁是最后的枕水人家。一些阿婆坐在自家门槛上,望着熙攘的人群;沿着大门望入庭院,尽是一片古朴和幽静。博物馆不时穿插于人家之间,陈列着这座古镇古老而纯...

2016.7.14

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

雨就这样细细的织着,浸湿了大地。

烟雨伴着薄雾,朦胧于这座古老的城。我总想象着,是否会有一位丁香般的姑娘,撑着油纸伞,徘徊于雨巷,流连于雨幕之间。

不知不觉,就出现在了拙政园面前。

江南的园林,就如江南的女子般,清丽温婉,小家碧玉。虽不及皇家园林恢弘大气,却也独具风韵。

沿着小小的长廊缓缓的走着,走过墙壁上一个个不同的石制窗格。所谓“移步换景”,不同的季节,不同的角度,看到的都是一幅幅不同的中国画。

蝉儿们不知疲倦的歌唱着,原来,盛夏已经到来。以水为灵魂的苏州园林,又怎能少得了水塘?正是“小荷才露尖尖角”的时节,荷花已绽,笔直地挺着;荷叶高低参差不齐,总有大大小...

2016.7.13

那年梦中的小桥流水

窗外景色飞逝,不知何时,身旁这座城已然叫做苏州。

眼前出现了一片青砖黛瓦。

对于白墙黑瓦,我始终有着一种执着。可一时间,我竟觉得这有些不真实。除去耀眼的阳光和明亮的天空,一切便如同一卷古老的水墨画,长久而安然的铺在了苏州城。

就这样,沿着一幢幢古屋,我们来到了七里山塘。

临水而建,傍水而居,江南典型的“小桥流水人家”。一条河贯穿而过,河水就这样幽幽的流淌了千年,吟唱着古老的歌谣,记录着美好的故事。

络绎不绝的旅客,早将老街的青石板踏的光滑。徘徊于山塘狸猫的叫声中,将时光流连于石板路上。

不知不觉中,便步入了一个小弄堂。繁华的街市被抛于脑后,眼前,尽是一片人家的...

2016.7.11

初逢江南

清晨依旧明媚,树的枝头传来清脆的鸟鸣。阳光穿过枝叶,投下斑驳的光影。迎着这美好的一切,我们踏上了前往江南的路途。

火车快速的掠过一个个城市和村庄,大片的绿色抹过眼角。偶尔,也能看见辛勤的农民忙碌在田间地头。朝阳毫不吝啬的向大地洒下它的温暖与蓬勃。生活,似乎本就该静谧如此,悠然如此。

经停,启动,一次又一次周而复始的重复着,终于,“南京南站,到了”。

当双脚踏上这片土地时,江南湿热的气息便也扑面而来。可难以置信的是,我竟发觉自己呼吸的有些贪婪。

“六朝古都”、“古大绿重”,从吴到晋,再到南朝宋齐梁陈;南京这座城,经历过太多王朝的兴起与更迭。历史的沉淀,让这座城越发厚重而古老。...

再会,江南

大概将暮未暮时分,适合记忆的回放。

青衫,旧巷,故人,一切的一切,在脑海中挥之不去。

六朝旧事与民国遗风,在金陵城内不停地碰撞,城墙的砖瓦间都尽是历史的斑驳沧桑。不灭的长明灯,象征着英灵的不泯与永恒。阅江楼上,朦胧眺望见长江浩浩汤汤,横无际涯;中山陵内,爬上329级阶梯,回身便能俯瞰见万里山河;总统府里,摆设一切如故,却不复旧时的忙碌;夫子庙旁,江南贡院依旧熙熙攘攘,人声鼎沸。还有那秦淮灯影,巷口斜阳;食物的芬芳,萦绕于鼻尖,久久不散。多希望在这里捡拾一片梧桐叶,许多年后,放于阳光之下,仍能折射出当年的明媚。

苏州城内,古老的巷中苔痕葱茏;房屋柱梁上拼接的痕迹,是时光的流痕。枫桥旁,寒山...

烟雨迷蒙。
江南的雨,总是细密的织着。落在粉墙黛瓦间,如同一卷水墨画,长久而安稳的铺着。
雨打在芭蕉叶上,打在残荷上,总有人凭栏远眺,雨声混着吴侬软语,显得有些绵长。
青苔爬上檐角,白墙不再耀眼。白色的脱落,让暗色的石砖逐渐显露出来。岁月不紧不慢的流逝,不知是否还有姑娘撑着油纸伞徘徊于雨巷,徘徊于青石白瓦间,将时光流连于石板路上。
枝桠间的影子一寸寸拉长,咸亨酒店的灯笼渐渐亮了起来。只是少了一位孔乙己,来点一盅酒,赊一盘茴香豆。
河中的涟漪慢慢大了起来,不慌不忙的漾开。游船缓缓的驶过,却再无昔年的琴声和歌声,抱琵琶弹唱的商女,早已随着烟花十里,秦淮艳影,湮没于历史的漫漫长河。可秦淮河边,王谢堂前,夫子庙...

有你的地方,自成风景

© 且听风吟 | Powered by LOFTER